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7 02:05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从采取措施这个角度来说,美国社会是在不断改进的。美国通过宪法赋予了不同群体享有民主权利,包括选举权和受教育权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消极的角度来讲,局势越乱,对特朗普的威胁也就越大。首先,特朗普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一直在做“表面文章”。这种情况肯定会“得罪”许多摇摆选民,特朗普政府并未表现出解决问题的态度,只是一味维稳,其政治动机便值得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人本身并不是美国的原住民,他们是作为奴隶,被白人绑架到美国本土来的。这种情况就导致了黑人并未完全融入美国的社会文化之中,两个种族之间仍然是割裂的,甚至他们在经济地位、社会地位和行为方式上都存在较大差异。当黑人和白人在同一场合出现的时候,就容易产生问题。那么,当白人警察面对所谓的黑人嫌犯时,就更加容易过度使用武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纽约时报》2日称,美国城市在“燃烧”,新冠病毒仍在肆虐,美国死亡人数超过其他任何国家,特朗普在海外的问题也越来越多:“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孤立、被忽视,甚至被嘲笑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骚乱不会突然平息,依然会此起彼伏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继续批评说:“总统不为数百万美国人失去工作负责,当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返回(工作岗位)时,这并不值得称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奥巴马频频发声会对今年大选产生何种影响,我个人认为现在还很难判断。从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,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经验,即“全国民调不能直接说明问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面临的一些最严峻的挑战,唐纳德·特朗普正在自吹自擂。” 拜登说,“在我看来,他只是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在发生什么。他不知道这么多人现在还在承受着这么多的痛苦。他仍然完全不知道他的冷漠给人们造成的损失。是时候让他走出自己的掩体,看看他的言论和行为(所带来)的后果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发生骚乱后,特朗普又开始围绕着骚乱不断表态,一会儿说“抢劫开始时,射击也就开始了”,一会儿又说“保卫白宫的警察非常酷”,这些言论都在转移问题的焦点。真正的核心是如何应对“种族歧视”,特朗普却将焦点转移到如何防暴维稳的问题上,联邦政府也没有表现出一个政府该有的姿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到进入和平抗议后,就开始转入检方、原告和被告之间的博弈了。目前的情况来看,弗洛伊德的家属认为主犯应受到一级谋杀的指控,其余3名警察需要承担相应责任。然而,4名警察能否得到相应的惩罚依然很难确定。从历史上来看,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死亡的情况时有发生,但最终,对白人警察的判决都很轻。